大数据 软件资讯  电脑资讯
音乐资讯 小说 故事会 
农业信息 房产资讯 灯饰资讯 人工智能
旅游资讯 美食资讯 医疗资讯 五金资讯
宠物资讯
财经理财
 
推荐阅读王妃很凶得宠
http://lixiaomina8.com.cn  2020-05-23 02:45:39  

这里推荐阅读《》,提供纳兰桑落刘墨瑾章节目录,情节非常吸引人,人物真实生动,情感细腻,快来看看吧!如今丞相府的人一个个的可都清楚,今日太子殿下过来,便是来退婚的!

《王妃很凶得宠》精选:

纳兰婉琼被纳兰桑落赶走的事情并没有传出去,可这事情终究成了她心中的不快。

势必想着讨要回来。

翌日一大早,原本盘算着多休息会儿的纳兰桑落,最终没逃过被下人吵醒的境遇。

“大小姐,老爷让你过去。”丫鬟微微屈了屈身子,瞧着她的眸子里满是不屑。

如今丞相府的人一个个的可都清楚,今日太子殿下过来,便是来退婚的!

也就纳兰桑落一个人被蒙在鼓里,还能这样悠闲。

等会儿若是知道了消息,还能如此的话,才是怪了。

“何事?”她眉目微敛,眉头微微皱起。

要说纳兰丞相,也就是纳兰桑落的爹爹,从小到大对她都十分冷落,好的宁愿给庶女纳兰婉琼,也不情愿给她一分。

从前她不明白,还会想尽办法的讨好,长大之后才明白,原是爹爹纳兰景不喜欢她的娘亲,真是可笑。

闻言,那丫鬟缓缓的抬起走来,见纳兰桑落是真不明白,这才笑着说道。

“太子殿下过去与老爷商量退婚的事情去了,打算让小姐去听听,明白明白自己作为女儿家,哪里应当改过。”

自家的大小姐被退婚,这丫鬟没有一点难受,反而笑得如同花儿一般。

这大小姐的身份,在这丞相府照样被人弃之敝履!

学习?改过?更是可笑。

之所以存在这桩婚事还是因为从前纳兰景帮了皇上大忙,指腹为婚出来的。

也正是因为如此,太子刘尊洛就是有心想要解除都无能为力,直到作业纳兰婉琼找上门来,哭诉纳兰桑落欺负人的事情。

这刘尊洛看美人楚楚可怜,便趁机做下了这样的决定。

她可不愿意去看这样的热闹。

“好了,你回去吧,传话与爹爹说,小姐我身子不舒服,乏了便是。”

语毕,纳兰桑落转身关上了房门,独留下青黛在外边守着。

“小姐!小姐!您就是害怕,也不至于这样躲躲藏藏吧!总是要出去露面的!”丫鬟心上着急,说要就要跟进屋子里去。

她是纳兰婉琼身边的丫鬟,平日里最爱看纳兰桑落的热闹。

今日这打脸的事情,可不能错过了。

“你快回吧,我家小姐不舒服。”青黛皱眉,从前主子不硬气,她自然硬气不起来,这会儿主子好了,她也挺直了背。

瞧了眼这丫鬟,她伸手推了一把,推的丫鬟踉踉跄跄的退了好几步,最后摔出门外,刚想要冲进来闹事,青黛将门“啪”的一声用力关上。

这事儿没多久便传到了大堂中。

正期待着纳兰桑落表情会是如何的纳兰婉琼脸色一惊。

“怎么会突然身子不舒服?分明!”她突然想到了什么,将后面的话又重新给咽回肚子里去。

不行不行,昨日的事情,她不能不打自招!她纳兰婉琼向来是丞相府对外的一朵娇花,模样可是京城一美!

这样好的名声,不能因为昨日的事情毁于一旦。

“婉琼突然记起来,前几日姐姐落了水,身子不舒服,也是情有可原。”

语毕,她侧身看了眼太子刘尊洛,发觉他脸色阴沉,心中怕是并不爽快。

本着过来看纳兰桑落笑话的两人,一时之间扑了个空,这纳兰桑落,倒是越发的有本事了。

“小女平日里便软弱不自知,心中也自知与太子殿下不相匹配,这事情,罢了也就罢了。”纳兰景瞧了眼纳兰婉琼,缓缓说道。

若是女儿惊才绝艳也就罢了,偏偏这纳兰桑落从不争气,这样的婚约本是好事一桩,可传出去,却都是说高攀了太子殿下。

他的脸都不知道往哪儿放!那丫头倒是聪明,躲起来不晓得见人就是。

闻言,刘尊洛黑着脸摆了摆手,“罢了罢了,本太子也不是那等计较之辈,以后本太子照样照拂你们丞相府,不过,丞相啊,也不是太子我说你,你这明媒正娶生下来的大女儿,竟比不上家中的庶女,啧啧啧。”

他摇了摇头,将手中的茶盏放下,假装无意间看到一旁的纳兰婉琼,眸子里闪过一抹坏笑。

纳兰婉琼心中了然,微微低头,算是答应下来。

“太子殿下要走?”纳兰婉琼轻声询问,见他点头之后,试探的看了眼自己的爹爹。

方才刘尊洛言下之意已经十分明显,纳兰景又哪里会有不答应的道理?他就生了两个女儿,一个不中用的,心中当然计划着如何倚靠另外一个。

这会儿纳兰婉琼跟着刘尊洛出来,“太子殿下也莫要生气,怕是姐姐心中羞愧,不愿意过来罢。”

她凑上前来,满脸担忧。

闻言,刘尊洛侧身,原本神色严肃的脸突然露出一抹笑容,“美人,孤如何会怪罪你呢?”

这会儿正好是个死角,男人一把拉住纳兰婉琼,将她带到了怀中,大手情不自禁的在女人身上动作起来。

这女人还真是个妖精,模样好身材好,一双眸子像是会勾人一般!

纳兰婉琼早想到了有这么一出,她娇羞的在刘尊洛耳边笑出声,迎合着太子的动作。

彼时的纳兰桑落院子里,这会儿阳光暖暖的,纳兰桑落方才特意让青黛准备了躺椅,这会儿正躺着晒太阳,舒服的很。

“青黛,你一直看着我做甚?”美人缓缓睁开眼睛,虽是一身素色的破旧衣服,在她身上却有一种独特的味道。

长长的睫毛微微颤了颤,纳兰桑落瞧了眼身边蹲着的丫鬟。

自她出来之后,这丫头的目光落在她身上,就没挪开过。

“小姐,奴婢觉得小姐变了。”青黛神色认真,眨了眨眼睛。

那双眸子里,竟然还参杂着对她的莫名崇拜。

“变了吗?”纳兰桑落拧眉,没等青黛点头,她的眉头再次舒缓开来。

“都死过一次的人了,再没点变化,难不成等着旁人骑到头上来?”

想到这些年纳兰婉琼故意与之交好,竟是为了用她的血玉去讨好太子殿下,流淌在原主身体之中的血液流速也加快了些,她能够清楚的感受到。

拿走便拿走,既然选择了推她入水,那冰冷的湖水,冻的人瑟瑟发抖,她这人,若是受了欺负,若是不百倍奉还,实在承不起“纳兰桑落”这四个字!